池魚(完)~眉如黛

姦夫淫婦,不殺之不足以洩憤,家奴們把織雲捆起來,拖著送到官府,織雲渾渾噩噩的被別人從地上拖起來,什麽都想不了,什麽都不知道,出了院子似乎想要回望一眼,還沒轉過頭就已經放棄了。織雲問過他:“我走的時候,你還是不出來嗎?”

罷、罷、罷。

到了官府,又換了另一套刑具,事實俱在,無需再審,手足帶了桎梏,關在牢車裡,在街上走了一路,織雲回頭看那車痕,車輪碾過泥土,帶出點點水痕,淺淺的積水,秋光老盡,故人千里。織雲想起自己來的時候,也是這般,身如飄絮,心如浮萍,車印子長長一道,不遠處,來時的兩道深深車轍印尚在,趕車的人不在了,坐車的人也要走了。織雲癡癡的看著車印中,昔年的積水裡,如今開滿黃花,一路綻放,蜿蜒天邊。

織雲的頭髮被風吹起來,她抬頭看那天,天高雲淡,鳥兒自由來去,她艱難的將手在桎梏中掙扎,從袖中摸出一朵珍藏起來的白絨花,從木欄的縫隙中伸出手指,彎下頭顱,帶在鬢旁。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那個曾經梳著垂髫的僮兒斜著臉看她,說:“怎麽哭哭嘀嘀的,丟死人了。”他在袖中掏了很久,然後說:“不要哭了,來,給你一朵花兒。”

地上的故事鬥轉星移光陰扭轉,地上的追思卻在白浪滔天裡站成了中流砥柱。這些思念和牽掛織雲此刻都懂了,她有了思念的事,她有了牽掛的人。

從一個牢籠到另一個牢籠,從一個蓮池到另一個蓮池。思念裹成層層絲繭,從此,飛鳥囚籠,遊魚受羈。

押送的衙役將她趕上望海樓邊的高臺,律法裡對待女犯的刑法向來仁慈,或是一杯毒酒或是三尺白綾,或是活埋或是填海。

那樓臺高百尺,從上望去,遠處街道商旅輻輳,樓閭相望的街道上,南來北往,車水馬龍,好一片盛世喧囂,身下不遠處,海天相接,驚濤拍岸,千堆雪起,振聾發聵。織雲看像那幾不可見的車痕,只餘下黃花開滿的兩條細細明黃絲線。

織雲笑了,喉嚨深處,一曲花腔低低的自喉間溢出,在心裡灑下鼓點京胡,低低清唱:“將張生,隱藏在棋盤之下,我步步行來你步步爬……”

趕車的人再沒有回身相呵斥,音容相貌,卻如在眼尖。

後悔嗎?若不是成就了別人的雪夜,她如何會淪落到這般受盡千劫──

織雲咿咿呀呀的繼續唱著:“只成就,這一段風流佳話……”

“小生榮幸了,得見天人。”

“我還夢見過是一對兒,一隻紅的,一隻青的。”

有人在後面推了織雲一把,她就那樣從百尺高的樓臺向海中直直跌落下去。風吹過,一嘯百合;雲散開,萬千氣韻。潔白縞素上面斑斑血跡,袖口兜滿了風,像是蝴蝶的尾翼。

三千煩惱絲在空中吹的支離破碎,遮住了頭頂天空。

海水中,突然翻滾,海邊騰起滔天巨浪,狂瀾一分為二,海水攪成一江墨色,頃刻間,水柱激射而出,一隻朋碩無比的巨鯉騰空躍起,青色的魚身,每一片玉盤大小的魚鱗都晶瑩剔透,在水霧之中仄仄生光,如同透明般的翅翼在空中伸展開來。

那孽障畢竟是妖孽,他要這寰宇星辰按他的心意運轉,他要這蓮池碧水如他的心意開敗,他要織雲扯入蓮池中,然後呲牙咧嘴的守著自己的領地,他被關在蓮池中,可偏偏要化成池中池,籠中籠,此中真意,幾人能懂?肉身也罷,修為也好,都去吧去吧。只求這層層桎梏,圈圈院牆中,誰都不要走。



織雲重重落在那魚身上,只一躍,巨鯉又落回海中,海水在頭頂再次匯合,百尺水霧,水落虹出,織雲禁不住看到頭頂的天空,像是蒙了一層青色的薄紗。

便是池魚,也有入海之心。

越過疏影橫斜,月影婆娑,風花雪月只隔半堵花牆,

小姐,跳下來吧,我接著你。

妖物誌外傳~傳奇~"池魚"改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