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魚1~眉如黛

妖物誌外傳~傳奇~"池魚"改編 http://www.tudou.com/v/G-L1nDBh-9A凌霄劇團 

池魚 / 作者:眉如黛

 

池魚

 

三千世界裡,王侯將相,魑魅魍魎,都不過是一尾池魚。

 

游在不同人的手心裡。

 

──────────────────

柳織雲去蘇家的那天,剛下過一場春雨,天異常的藍,天高雲淡,到了後面,藍的像是蒙了一層青色的紗,她坐在車裡,鬢邊插了一朵白色的絨花,車子走在阡陌縱橫的小道上,絨花就一顛一顛的在黑雲一樣的頭髮裡晃悠悠的顫動。帶著咯吱咯吱的,鑲著銅釘的車軸帶動著木輪轉動。車子的飛簷上,掛了沈甸甸的四串銅鈴,先前被滿天如織的雨絲輕輕扣響,如今雨散虹出,霧停風霽,那鈴兒還響個不停,連帶那串五彩絲線攏成一股的拴繩,都在簾外不住的輕顫跳動。

 

織雲挑開一角車簾,回頭看去,只見得一片道路蜿蜒,路兩邊麥苗初生,青油油的佈滿田壟,車搖搖晃晃的前行,駛在微濕的泥土中,帶過兩條深深的車轍印記,在土裡碾出了積水,淺淺的佈滿車轍。馬已乏,車已老,人已倦,昏昏沈沈裡,已駛出了萬水千山,金雞西斜,倦鳥歸巢,翔魚潛底,偏只有她一個,無根浮萍一般,斷線紙鳶一般,無家可歸,無枝可棲。

 

織雲偷眼看了一會,越發覺得慵懶。出門時給的那一身五彩霞帔,織雲可憐那些明黃的絲線勾勒出的鳳翥鸞翔,明月出海,如意牡丹,心疼的緊,生怕弄髒了,不願穿,也不敢穿,那一身粗布在身上穿慣了,倒也不怕委屈。此刻無事,她又想起空暇時對著半堵花牆月影徘徊時,時常演練的一段段唱腔,那都是每次府上請戲班的時候,一段段偷聽來的段子。她藏在花叢旁,又或是廊柱下,看臺上花旦身著層層錦緞,步步生蓮,青絲長垂,吊起的眼角,秋水點漆一般。一個運眼,勾去多少情意,檀口微啟,韶華往事,似水流年,幾多傳說,在京胡慢板鼓點唱腔裡安靜遊走。

 

她那時偷偷的看,偷偷的聽,偷偷的學,偷偷的唱,對這寫摺子裡的悲歡離合,朝代更替,心嚮往之。織雲從不曾在人前肆意唱過,唯有一回,那次她這個小丫鬟剛作完紅娘,護著小姐在一個雪夜,越過花牆,穿過梅林,沾了一身白梅香。後來小姐走了,留她一個人,她跪在夫人堂前,跪了一個天街夜色涼如水,跪了一個斜光到曉穿朱戶。夫人才啟尊口,問她:“小姐呢?”

 

織雲天生笨拙,她不會說,良久才在那手臂粗細的家法前開了口,不是說,而是唱,像此刻她在車裡唱的一般:“將張生,隱藏在棋盤之下……”

 

那時音未落而杖落,血濺起來,淚落下來,雪花在庭外從九重天下翩躚落下,落在廊前,簷上,階中,細密如聲,她苦苦數天上飄落的雪花,一朵,兩朵,三朵,身後,杖落如雨,一下,兩下,三下。那時,她差點被杖殺庭下,此刻,不過是趕車的阿二回身掀起了簾子,喝道:“吵死人了!”

 

織雲於是訕訕的笑了笑,在車裡縮的更裡了些,把那一曲花腔低低的喉間壓低了輕唱:“將張生,隱藏在棋盤之下,我步步行來你步步爬,只成就,這一段風流佳話……”

 

昨年的雪夜裡,層層積雪被清輝流瀉一地,梅花開在那個雪夜,暗香浮動,疏影橫斜,她的小姐和她的郎君私奔在那個雪夜,盡一個丫鬟的本分,她守著那堵被雪染白了的矮牆,看著自己在月色中拖長了的影子,雙髻,削肩,孤孤單單的一個清冷的影子。摺子裡張生對紅娘唱著:“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鴛帳,怎捨得叫你疊被鋪床?”故事外的公子衣冠勝雪,銅琴鐵劍,在那堵花牆後騎著一匹瘦馬,只在載著小姐離去的時候回望了一眼。別人山回路轉,空留蹄印,織雲眼睜睜看著馬行處在大雪中隱沒,蹤跡全無,音塵相絕。後來的故事,織雲不知道,夫人也不知道,霧失霓台,月迷津渡,風花雪月隔了年月,望眼看穿終究無處尋覓,武陵人找不到桃源,織雲更不知道何處方是他們隱身的仙鄉。這些都罷了,只是苦了留下來的人。

 

那時的織雲在雪中抖了一下,將凍僵了的手,在唇下呵著氣,不停的搓著。夜深人靜,月明星稀,談不上夜深露重,卻是一身積雪,抖落霜雪,她走過梅林,走向夫人的廳堂,深吸了一口寒氣,夜很冷,梅花很香。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