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魚2~眉如黛

春近的時候,夫人到了柴房,丹蔻塗滿了的指甲,掩了口鼻,夫人說:“織雲,我那不肖女定過一門婚事,婚期將近,你做了錯事,便負起責任,代小姐嫁過去吧。”夫人說:“哪家公子薄命,自小有咳血之症,久居深院,正需衝衝喜,我們家教甚言,你可得守口如瓶,若是露了口風,看我不撕裂你的嘴。”

 

夫人說,夫人還說……織雲聽不真切,血凝了痂,沾住了睫毛,睜不開,只能眯著眼,仰看夫人尊顏,夫人鬢邊有一支金步搖,鬢邊還有足金的蝶展翅,共新折下的牡丹,一起在青絲間綻放,招招搖搖,顫顫巍巍,織雲仰著脖子累了,就低下來,看見石榴百褶裙下,一雙紅綢面的鞋,也繡滿了姚黃、魏紫、豆綠的花樣,!紫嫣紅,恣意怒放。

 

織雲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想碰,終究不敢,夫人問:“你聽懂了嗎?”織雲沒在意,她看著鞋上那朵魏紫一點明黃的花心,屏住了氣,使勁的看,覺得自己心跳的厲害,如果自己能有一雙這樣的鞋,如果能有一雙這樣的鞋……她伸出手去,沒在意,沒在意夫人說了些什麽,所以隨便嗯了一聲,她聽到夫人滿意的哼聲,卻看到繡鞋遠去,留一隻伸在半空中的手,終無憑依。

 

那一刻,織雲終於明白了,對於越過花牆的小姐,她居然是羡慕的。被別的丫鬟扶出柴房,淨了身,上了藥,換了衣,熏了香,領到一套鳳冠霞帔,一匣零碎首飾,她居然是欣喜的。

 

夫人說:“從今天起,你便姓柳吧。”

 

遙不可辨的從前,生她的母親領著蹣跚步行的她,商旅輻輳,樓閭相望的街道上,南來北往,車水馬龍,好一片盛世喧囂,母親帶她走過這些事物,來到一處好大的宅院,手把著手,將她的手按到印泥裡,沾一手血似的紅,再印在紙上,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活在那宅子裡,死在那宅子裡,低著頭,弓著腰,小心謹慎,步步留心。織雲明白她能走出這個院子的時候,她居然是……期望著的。

 

多少年前,時光荏苒,記憶磨滅,織雲只依稀她母親走的時候摟著銀子,出門的時候回頭看了她一眼,步履匆匆,臉色蒼白如紙,差點絆倒在門檻上,織雲那時突然哭了。她想起母親說過的話,那是更早的時候,院中月下,小扇撲流螢,碧海青天下,母親摟著小小的織雲,母親說:“織雲,有些人生來便得寵些,天賜神予,在世桃源,這是求不來的;人沒有好皮囊,就會更珍惜一些其他的東西。”母親說:“不求傾城之貌,寧求無鹽之德。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又有何用?忠言逆耳,良藥苦口,你我皆黔首黎民,芸芸眾生,門第不高,不能學那些小姐們驕縱的性子,門第不高,則越發重於修心。”

 

織雲苦惱的想自己的心壞的無藥可救。戲詞裡面唱遍了千百年裡,青史間的珠光劍氣,深深庭院,那些奇怪的故事,向來無關修心。織雲向來不懂,為什麽司馬相如會對孀居婦人思慕,為什麽阮籍會醉臥鄰婦膝上,為什麽張生會切切跨越花牆?難道正人君子不該謹避瓜田李下?她聽說過風流才子嚮往的不過是留戀秦淮畫舫上千金一擲,秦樓楚館中朝秦暮楚,花街柳巷裡尋歡問柳,章台樓閣的吹簫弄玉……難得的便是片葉不沾身,尋常的便是醉生夢死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