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之水,在於忘情。匪我思存 ~ 東宮

匪我思存是我最近2-3年來很喜歡的小言作家,更不用說以她的書所改編的電視超級有fu的,

與其他的作者所不同的是他所描寫的故事內容更具有衝擊性, 人物性格和內心也更多元及複雜…

東宮一書有很多我所喜歡的元素在其中,老實說書買了很久一直沒去動它….

直到某天驚訝地看到了一個原創影片,真….真…真太吸引了我的目光了….二話不說翻書去ㄌㄧㄠˇ !

其實早知道故事的結局是悲劇….匪的書幾乎全是悲劇,我發現這一特點在對岸的小說中常常有,

反觀台灣的作者通常寫的是happy ending….

不過我倒覺得雖然故事結局是悲劇,但在情節的鋪成以及人物的內心世界對話卻反而讓人更加留戀

讓人有更深一層的思考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

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

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

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她,本是西涼國的九公主,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因為和親踏上了中原之路。

他,乃是當今的太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儲君,因為政治聯姻不得已迎娶了異域公主。

他有自己的寵妃,趙良娣。

她有自己的生活,偷溜出宮攔驚馬、打惡少、追小偷、送迷路的小孩回家,兼且喝酒、逛窯子。

本來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然而東宮之中權位的爭奪、無端的是非、暗藏的殺機,

卻將她一步一步捲入其中。

在一次死裡逃生的大劫之後,她驀然憶起了三年前的曾經:

他與她在沙漠裡相親,

他為她斬殺天亙山的白眼狼王,

他和她在草原上舉辦了一個盛大的婚禮,

然而,他亦給她帶來了一場血流成河的滅族之災……

忘川之水,在於忘情。

當一切又重返記憶,她該如何抉擇?

http://patcyn.pixnet.net/blog/post/25625997#comment-29446195

********************************************************************

忘川之水,在於忘情。

冥冥之中,上蒼既然選擇讓她忘記一切,為何卻又讓她重新記起一切,且是在又一次愛上他之後。

在這世間,誰會比誰更痛苦。

在這世間,遺忘或許永遠比記得更幸福。

原來,心心念念的西涼早已在三年前就已經物是人非,前程過往,早已傷痕斑斑,早已經回不到過去,

東宮和太子李承鄞成了她急於掙脫的枷鎖。

她不再是他的小楓,他也不再是她的顧小五。

三年來浮生虛度,卻終究分毫未改。

http://tieba.baidu.com/f?kz=851126119

李承鄞的頸中還縛著白紗,其實我那一刀如果再深一點點,或許他就不能夠再站在這裡。

他獨自朝著我走過來,而他每進一步,我就退一步。我一直往後退,直到退無可退,

一直退到了雉堞之上。西風吹起我的衣袂,獵獵作響,就好像那天在忘川之巔。

我站在懸崖的邊上,而我的足下,就是雲霧繚繞的萬丈深淵。

李承鄞看著我,目光深沈,他終於說道:“難道你就這樣不情願做我的妻子?”

我對他笑了笑,並沒有答話。

他問我:“那個顧小五,到底有哪裡好?”

我的足跟已經懸空,只有足尖還站在城堞之上,搖搖欲墜。羽林軍都離得非常遠,

沈默地注視著我。而李承鄞的目光,有著錯綜複雜的痛楚,彷彿隱忍,亦彷彿淒楚。

我彷彿做了一場夢,一切都和三年前一般,這三年來浮生虛度,卻終究是,分毫未改。

我說:“顧小五有哪裡好,我永遠也不會告訴你。”

李承鄞忽然笑了:“可惜他已經死了。”

是,可惜他已經死了。

他說道:“你跟我回去,我既往不咎,還是會對你好。不管你是不是還惦記著那個顧小五,

只要你肯跟我回去,我便再不會提起此事。”

我對他笑了笑,我說:“只要你答允我一件事,我就死心塌地地跟你回去。”

他臉上似乎一點兒表情也沒有,只是問:“甚麼事?”

我說:“我要你替我捉一百隻螢火蟲。”

他微微一震,似乎十分費解地瞧著我。我的視線漸漸模糊,我卻仍舊是笑著的:

“忘川之水,在於忘情……忘川的神水讓我忘了三年,可是,卻沒能讓我忘記一輩子。”

眼淚淌過臉頰,我笑著對他說:“像你一直都忘了,多好啊。”

他怔怔地瞧著我,就像根本不懂我在說甚麼,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我明明是在對他笑的,

可是卻偏偏又在哭。我說:“這一次,我是真的要忘了。”

我回轉身,就像一隻鳥兒撲向天空,就像一隻蝴蝶撲向花朵,我毅然決絕地縱身躍下。我明明知道,

這裡再無忘川,下面是無數尖利的碎石,一旦跌下去,便是粉身碎骨。

我聽到無數人在驚叫,李承鄞情急之下,搶上來抽出腰帶便揚手卷住我。一切的一切,

幾乎都像三年前的重演。

我整個人硬生生被他拉住懸空,而他也被我下衝的慣性,直墜到城堞邊。他一手扶著堞磚,

一手俯身拉住我,手上的青筋因為用力而暴起,他脖子里的傷口,開始滲出鮮血,

大約已經迸裂,可是他並沒有放手,而是大叫:“來人!”

我知道一旦羽林軍湧上來幫他,便再無任何機會,我揚起手來,寒光閃過他的眼前,他大叫:“不!”

我割裂了他的腰帶,輕薄的絲綢斷裂在空氣中,我努力對他綻開最後一個笑顏:“我要忘了你,顧小五。”

我看到他眼中錯愕的神情,還有頸中緩慢流出的鮮血,他似乎整個人受到甚麼突然的重創,

竟然微微向後一仰。我看到血從他傷口中迸濺而出,落在我的臉上。我笑著看著他,

他徒勞地似乎想要輓住我,可是只差了那麼一點點,他的指尖只能輓住風,他淒厲的聲音回響在我耳邊:

“是我……小楓……我是顧小五……”

我知道他終於想起來了,這便是我對他最大的報復。三年前他主持的那場殺戮,

湮盡我們之間的情感;三年後我便以此,斬斷我們之間所有的一切。

一切溫度與知覺漸漸離我而去,黑暗漸漸籠罩。我似乎看到顧小五,他正策馬朝我奔來,

我知道他並沒有死,只是去給我捉了一百隻螢火蟲。

現在,我要他給我系上他的腰帶,這樣,他就永遠也不會離開我了。

我帶著些微笑意,咽下最後一口氣。

大地蒼涼,似乎有人在唱著那首歌:

“一隻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著月亮。噫,原來它不是在瞧月亮,

是在等放羊歸來的姑娘……一隻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曬著太陽……

噫……原來它不是在曬太陽,是在等騎馬路過的姑娘……”

原來那只狐狸,一直沒能等到它要等的那位姑娘。

廣告

對「忘川之水,在於忘情。匪我思存 ~ 東宮」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