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塔·哈莉Mata Hari ~絕美的一次世界大戰女間諜

感想~有沒有…有沒有….?第一張超像鐵達尼號裡的凱特溫詩蕾的!!!光是看照片就有一種無可言語的神秘感啊!!!現代人再也找不出來這種感覺了….不管她是不是真的間諜,只要冠上這名號….就一定沒好下場….紅顏薄命哪 !(ps 以前去荷蘭阿姆斯特丹還不知道這號人物….否~則~我~一~定~要~去~逛逛紀念館啦!!!!!近代怎麼沒人來拍拍她的電影呢?這是很好的故事題材呢~)

 

人物介紹

瑪塔·哈莉是一名成功的製帽商的女兒。她真名馬格麗莎·基爾崔達·熱利。她名為“七層面紗”的舞蹈獲得了巨大成功,但她的間諜生涯甚至比她的舞蹈更成功,由於她,法國在一戰中多損失了數十萬人。1917年10月11日,她因間諜罪在法國維賽納森林被槍決。

瑪塔-哈莉1876年生於荷蘭,1897年隨其夫前往爪哇,學會當地的巴裏亞舞蹈,離婚後於1903年返回巴黎當一名舞蹈演員。

哈莉的裸舞在巴黎曾轟動一時,崇拜者一擲數千法郎以求一夜之歡。她的巡回表演使全歐洲為之狂熱不已。

1914年的時候她住在柏林,戰爭的爆發讓她深感震驚。她避居於荷蘭,此後她的舞蹈不再為人所熱衷,經濟日漸陷入困境。德國領事館向她提供了2萬馬克,要她在法國從事間諜活動。此後,哈莉經常出現在一些法國軍政要人身邊,他們沒想到,軍事機密從身邊的女伴手中源源不斷地送到德國總參謀部。

1916年她回到巴黎,在巴黎時她同樣領受一份法國情報局的諜報經費。當她在馬德裏找德國武官芳-卡勒的時候,法國情報人員盯上了她,她回巴黎後立刻被捕。她徒勞地申辯說,找那位德國武官隻是為了從他口中套取情報。結果軍事法庭法判她死刑。

生平經曆

一脫成名紅得發紫

據報道,瑪塔·哈麗原名叫瑪嘉蕾莎·吉爾特魯伊達·澤利,1876年8月7日出生在荷蘭北部弗裏斯蘭省萊瓦頓市附近的一個小鎮,在四個孩子中排名第二,是唯一的女孩。她父親亞當·澤利(Adam Zelle)是位荷蘭農場主,開著一間帽子店,生活富足,母親安切·範·德·默侖(Antje van der Meulen)是個印度尼西亞爪哇人。東西方混血的澤利,既有光潔的皮膚又有一頭東方人的黑發、烏黑的眼睛、橄欖色的棕色皮膚。然而童年並沒有給她帶來多少歡樂的記憶。在她7歲時,她們舉家搬遷到了萊頓(Leiden)市,到1889年,父親的帽子生意日漸蕭條,他又被人誤導在一次股票的投機生意中損失慘重,隻能變賣家產償還債務,一家人搬入了一所貧民住宅,父親不堪忍受失敗的痛苦,到阿姆斯特丹尋找機會東山再起,卻一去不返。父親在破產之後便與母親離婚,小澤利跟了父親生活。此後,年僅14歲的瑪嘉蕾莎和兄弟分散到各處,分別被親戚或教會照養。1891年,瑪嘉蕾莎15歲時,她的母親在沮喪中離開人世。

隨著一天天長大,瑪嘉蕾莎出落得楚楚動人,既有東方的神秘風韻,又不乏白種女人傲人的身材。報上的一則征婚啟事成就了她生命中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婚姻,大她22歲的丈夫是一名曾經離異的荷蘭海軍軍官。1895年7月11日,年僅19歲的瑪嘉蕾莎嫁進門後才發現,原來丈夫時常酗酒,並在酒後毆打她。婚後,他們夫婦二人移居爪哇,並很快有了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不幸的是1899年他們的兒子被傭人毒死,本就不合的夫妻關係雪上加霜,隨後,他們返回了荷蘭。瑪嘉蕾莎與丈夫最終在1903年離婚並爭取到了女兒的監護權,可是不依不饒的前夫竟然不服法庭判決私下綁架了孩子。

1904年,孤身一人的瑪嘉蕾莎不名一文地來到了花都巴黎,在一個馬戲團作騎師,並改名為麥克勞德小姐(Lady MacLeod),也兼職做藝術模特,在艱難中維持生計。為了生計,她不惜在一位巴黎劇院經理麵前表演起了脫衣豔舞。在那個年頭,很少有人的表演如此大膽出位,劇院經理立即被她這種“帶有神秘東方氣息的婆羅門藝術”給震住了,當即拍板將她錄用,並且還給她起了個藝名——“瑪塔·哈麗”,按照梵語,該名意思為“神之母” ,照印度尼西亞語,也可譯作“黎明的眼睛”,意即“馬來人的太陽”。1905年3月13日,在巴黎吉梅博物館(Mus?e national des Arts asiatiques-Guimet)首次演出,她憑借帶有東方文化的神秘和充滿誘惑的身體,折服了所有的觀眾,瑪塔·哈麗幾乎一夜成名。此後她又拍攝了很多衣著暴露甚至裸體的照片,並將這種形象帶到了她的舞台表演中去,她種種大膽的做法又為她贏來了更多的呼聲。瑪塔·哈麗也從此開始為自己編造一個神秘的來曆,在她自己編造的故事中,她成了一位來自爪哇的印度僧侶的後裔,她從小學習印度教的神聖舞蹈。當時,由於通信手段的局限性,很多身份都難以被查證,許多人都會給自己添加一個高貴的身份,以便於自己成名。成了職業舞娘的哈麗從此越跳越紅,成了當時巴黎紅得發紫的舞星。1905年的《巴黎人報》如此評價道:“隻要她一出場,台下的觀眾便如癡如狂。”

盡管瑪塔·哈麗在有關自己的身世上編造了不少的謊言,但她在舞蹈藝術上的確取得了不小的成功,馬塔·哈麗用她豔舞的表演,將整個巴黎的娛樂業帶入了一個嶄新的境界,甚至使巴黎逐漸成為了世界知名的都市。此外,她的生活態度也如她的舞蹈一般隨意放縱,她也借此逐漸接近了許多富人階層。雖然馬塔·哈麗並沒有擁有驚人的美貌,但她充滿誘惑的氣質、性感嫵媚的形象,使她得以以交際花的身份周旋於法國、德國和俄羅斯等國的軍政顯要之間。

在一戰前,瑪塔·哈麗還經常被世人認為是放蕩不羈的舞蹈藝術家,常以驚世駭俗的表現聞名於世,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名聲越來越差,很多時候已成了名副其實的妓女。

德軍重新拖她下水

1914,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在戰爭爆發前夕,瑪塔·哈麗正在德國巡回表演。德軍統帥部的軍官巴龍·馮·米爾巴赫在看到哈麗為幾個工業巨頭作即興表演時,感到這是一塊難覓的間諜好料。於是,“惜材心急”的他派人私下出價2萬法郎誘她下水。麵對德國諜報機關的要求,瑪塔·哈麗又驚又喜。在與權貴的交際中,她常常會聽到一些“大新聞”,但多數時候,她隻是用它們來炫耀自己。想到自己姿色很快就會不再,用消息來賺錢未嚐不是個好買賣,於是她答應了德國人的要求。為了收買這個美豔間諜,德國方麵花了200萬美元,這在當時無疑是筆巨款。一直以來,曆史上都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天資聰穎過人的瑪塔·哈麗很快將她的“表演”天才運用到間諜這一新行當裏,利用自己無堅不摧的“強大武器”——柔順的軀體,從那些貪圖歡樂、迷戀女色的大臣、將軍的口中源源不斷地套取情報。可是曆史學家菲利普·考勒斯經考證後卻認為,哈麗雖然收下了那2萬法郎,也曾多次引誘法國高級軍官上床,可是從未向德軍出賣過任何有價值的情報。

有了德國諜報機關的金錢支持,瑪塔·哈麗打扮得更為豔麗。後來,她俘獲了法國政府的高官和軍事將領,從他們口中源源不斷地套取情報。這些要員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在酒桌上、枕頭邊的話,會讓身邊這個豔星泄露出去。

戰爭一開始,德國就利用瑪塔·哈麗提供的情報,取得了戰場上的主動。馬恩河戰役前夕,瑪塔·哈麗從一名即將奔赴戰場的法國將軍那裏套取了情報。並在一次舞會上,把法軍的出發地點傳給了德方。

德方推測出法軍有進攻的企圖,於是囤積重兵,進行伏擊,第一天就有幾千法軍倒在德軍的槍口下。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荷蘭一直為中立國,作為荷蘭國民,瑪塔·哈麗能夠自由地來往各國之間。為了避免經過戰區,她從法國到英國,多要經由西班牙、英國中轉,這也注定使她會引起各各國注意。在此期間,她也是很多盟軍高階軍官的情婦。

成為雙料間諜

盡管為德國人幹活十分得心應手,但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進入相持階段,瑪塔·哈麗擔心有朝一日協約國取得勝利,自己給德國做間諜的事情被人知道。因此,她開始有意識地向法國靠攏。

最先發現哈麗與德軍“有染”的,是潛伏在巴黎的英國秘密情報人員,由於當時英法兩國同屬協約國陣營,因此英國方麵立即將這一重要情報捅給巴黎當時負責法國情報工作的喬治·勞德克斯上尉。勞德克斯上尉當機立斷,招募哈麗為雙料間諜,以德國間諜的身份為掩護秘密為法國服務。哈麗果然沒有讓勞德克斯失望,在不久之後她便引誘了一名德軍上校上鉤,並從後者口中偷到了重要情報,隨後又將其傳遞到了法國情報部門的手上。德軍在蒙受重大損失後,嚴肅處置了那名泄密上校,並順藤摸瓜地懷疑到與其有染的哈麗身上。

另一種說法是,她直接找到法國特務機關負責人,向他毛遂自薦,不過該負責人一開始並沒有當真。隨著戰爭進入相持階段,雙方開始大打間諜戰。與德國諜報機關一樣,法國諜報機關也開始找她。就這樣,瑪塔·哈麗又成了法國間諜。為了好好表現,瑪塔·哈麗開始大量向法國方麵傳遞德軍消息。結果,很多德軍成了瑪塔間諜成績的犧牲品。

瑪塔·哈麗在後來回憶這段曆史,曾說她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獲得了英國軍情五處軍官接見,並答應他成為法國軍隊的間諜,隻是法國軍方從來沒有正式確認此事,至今,尚不清楚,這是瑪塔·哈裏故意的謊言使自己的身份更為神秘,還是法國軍方確實利用了她,卻礙於國際形象不能承認,這些都已不得人知。

隨著時間的推移,瑪塔·哈麗將雙重間諜做得十分到位,在德國與法國兩國間左右逢源。正如《間諜大師:阿蘭·杜勒斯》一書的作者詹姆斯·史勞德斯很多年後對她的評價:“從任何角度來看,她的工作都非常出色。”

1917年1月,瑪塔·哈麗又開始了巡演,她抵達了中立國西班牙。她的到來,令西班牙人癡狂。在演出獲得成功的同時,她的間諜活動仍在進行。她將西班牙政府的一些動態,源源不斷地發往柏林。但她的活動已經被英國諜報機構監視,因為英國與法國同屬協約國陣營,英國方麵立即將她的動向通報給法國反間諜機構。

就在此時,西班牙馬德裏的德國軍隊向德國柏林發送了一封電報,這封電報描述了一個代號H-21的德國間諜的所采集到的大量情報。法國情報人員截獲了這份情報,並破譯了全部內容,密電寫道:“通知H21速回巴黎,並支付1.5萬法郎費用。”巧合的是,瑪塔·哈裏這時竟突然中斷在西班牙的演出,匆匆返回法國。綜合英國方麵提供的資料,加上自己的一番調查,法國諜報機關很快判定出H-21即是瑪塔·哈麗。於是,1917年2月13日當瑪塔·哈裏一進入法國,他們便將其在巴黎的酒店寓所中逮捕。值得注意的是,德國人在這封電報中采用了先前已經被法國破解的編碼方式,這就給以後史學家留下了很大的疑問,很多人猜測這是否是有人有意為之,或許正如瑪塔·哈麗自己所言,她是在以雙重間諜的身份為法國效力,而德國人僅是借刀殺人,這些都不得而知。

情報首腦順水推舟

主審法官“公報私仇”,情報首腦“順水推舟”,美女間諜從容走上刑場 據報道,哈麗最終被推上刑場,全因她被捕後的主審法官埃爾·波查頓所賜。但讓人不解的是,法官波查頓曆來都被認為是一位秉公執法、受人尊敬的大法官,可是麵對哈麗辯護律師據理力爭提交上來的哈麗曾為法國竊取德軍情報的事實卻視而不見!

菲利普·考勒斯詳細查閱了家庭檔案後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外曾祖父皮埃爾·波查頓發現外曾祖母“紅杏紅牆”之後,在日記和私人信件中處處流露出對所有女人的憎恨,這種憎恨之情對於那些“行為放蕩的騷娘們”更是到了近乎病態的程度。在一張私人便條上,波查頓這樣咬牙切齒地寫道:“可以想像瑪塔·哈麗是如何成功竊取情報的,那些正襟危坐的高級軍官們甭管思想如何警惕,在這個女人的強大攻勢之下,防線將統統土崩瓦解。”

考勒斯據此推論,“現在,我們終於找到了當年我外曾祖父為何如此判決的真實原因了:瑪塔之所以‘有罪’,就是因為身為性感尤物的她追求自由放縱、奢華享受,這便是她‘冒犯’法官波查頓的全部原因。”

而當初將哈麗招進門的法國情報部門首腦勞德克斯上尉,一看哈麗被德國情報部門盯上,已經失去情報價值,為了挽救法國情報機構的名譽,也不惜犧牲哈麗。在哈麗被捕受審期間,勞德克斯上尉刻意誇大這位紅舞星在一戰初期(1914年)為德國充當間諜刺探法國情報的罪行,卻隻字不提1917年她反過來向法國提供德軍情報的真相。由於一戰開始的頭三年裏,在德軍的瘋狂進攻下法國軍隊節節敗退連打敗仗,正處於極度被動的地位,士氣低落,幾十萬協約國的將士在戰場上死亡。法國政府麵對國內輿論的巨大壓力,也急切地需要尋找倒黴的替罪羊,也許瑪塔·哈麗正是最合適的人選,處死瑪塔·哈麗更好可以轉移公眾視線。她被指控為德國間諜,對數萬士兵的死亡負有責任。盡管很多假定都僅僅來自推測,並無確鑿的證據,但她仍然被認定有罪。

於是,曾經風光一時的絕色女諜瑪塔·哈麗被法國情報部門以“叛國罪”的罪名逮捕,最後被判死刑。

死後頭顱在博物館丟失

1917年月10月15日,麵對荷槍實彈的行刑隊,哈麗頭戴一頂寬簷黑帽,手戴一副黑色的羊皮手套,腳穿著一雙漂亮的紅舞鞋,若無其事地踏上了最後的死亡之旅。在巴黎郊外一塊叫做萬森的多邊形空地,劊子手們開始瞄準射擊。她麵對11個行刑隊員的槍口,笑著對領刑的軍官說:“這是第一次有人肯付12法郎占有我。”(在法語中,“法郎”和“子彈”是同一詞彙。)迎著呼嘯而來的11顆子彈,這位41歲女人的臉色沒有絲毫慌張,相反,她挺直了胸脯,從容地等待死神的降臨。

作為一個曾經紅極一時的豔舞演員突然以間諜的身份被槍決,這也立即引出了很多的流言。一種流言是,瑪塔·哈麗在臨死前給了行刑者一個飛吻,又或者她隻是飛吻了她的律師,一個她從前的情人。她的遺言是“謝謝,先生”。另一種流言是,她故意解開了她的上衣,裸露出她的乳房,以迷惑行刑者。但1934年美國雜誌《紐約客》的報道卻是,“她穿著一身整潔的女士西服,雙手戴一幅嶄新的白手套,一些都是專門為這個場合精心準備”。第三種流言是,瑪塔·哈麗在行刑時非常鎮靜,而且拒絕戴眼罩,因為她在先前已經賄賂了行刑者,使用空彈殼代替真子彈,但這個計劃最終失敗了。

瑪塔·哈麗被處死後,她的屍體無人認領,因此最終被用於醫學用途。她的頭顱經過防腐處理後,存入了巴黎阿納托密博物館。經過特殊的技術處理後仍保持了她生前的紅唇秀發,像活著時一樣。但是直到2000年,該館的保管人才發現瑪塔·哈麗的頭顱不翼而飛,據說是被她的崇拜者盜走了。據後來的分析,丟失很可能是1954年該館搬遷時發生的。另有1918年的記錄顯示,該館也曾經接收了進行完醫學實驗的屍體,但是也已丟失。

曆史點評:瑪塔·哈麗作為一名色情舞演員又扮演著雙重間諜的身份,從她的情人那裏盜取了大量的情報,最終被執行槍決。這本身就是非常精彩的題材,所以從她死後,各種各樣的流行文化就始終不斷地在她身上大作文章,甚至時至今日,瑪塔·哈麗的大名仍在被不斷提起,當然,這其中有很多都添加了虛構的成分,但也有少量的作品有較強的寫實性,可作為曆史研究的史料。瑪塔·哈麗到底是“叛國者”還是“愛國者”?是英雄還是叛徒?也許隻有曆史才能解答這個問號。

中文節目

很有趣的法國節目介紹

相關資料收集

http://zh.wikipedia.org/zh-tw/·哈里http://history.big5.voc.com.cn/article/201310/201310111035047648.html

http://v.ifeng.com/mil/201103/5feb4883-e14a-4aea-a3b7-99fbe284d03a.shtml

http://www.readit.com.cn/djwz/fcrw/2012/10/41101.shtml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